内八taku

五迷 团饭 MPF 夭怪 温家迷妹易勾搭话唠属性 信兽 冠莎

我真的 好想你啊😭

看在本宝宝写作业到凌晨四点的份上
拜托啦三个愿望🙏🙏🙏

手链[短完]

最近把纯情wyt的楼又爬了一遍,翻出了相册里所有那条情侣手链的图……下面正文(・(ェ)・)怕被虐到就不要看最后两段啦(•ө•)♡
……………………………………………………………………………
     他一直喜欢戴在身上细节的小东西。一条很rock的手链啦……可爱的小戒指啦……一眼就看上的项链啦什么的。过去流行那种牛仔裤上挂一串链子,他看着链子亮晶晶地就特别喜欢。
     那个人笑着陪他一起在小饰品店里和小摊子上挑手链,清冷偏僻的小巷子里不会担心被人认出来。
     “欸~怪不得你属龙喔。”
     “哈?怎么突然提起这个来了?”
     “就啊,龙不是都会喜欢亮晶晶的东西吗?”
     他不理会旁边联想超跳脱的中二少年,目光扫到一对长链子。说是一对,其实就是两根差不多款式的链子,凑成了一对情侣手链。他拿起链子在手上缠了几圈,就是最普通的金属材质,故意加长的设计带出点儿垂坠感,亮晶晶地晃着他。他眯起眼,偏过头看了一眼旁边遵从自己意愿穿着挂了嘟噜嘟噜的链子牛仔裤的人,阳光透过白衬衫的衣角反射在链子上亮亮的。他抓过陈信宏的手,把链子一圈一圈缠在了他的手腕上。
     “好啦,现在你也是亮晶晶的啦!”抬起头冲着高个子的人笑了笑,他拿起另一条链子戴在自己手腕上,“老板,多少钱?”
     ……
     后来还是他戴的次数比较多啦,他公然地把手链戴上两张专辑的封面,戴上演唱会,戴去上通告……有的时候阿信和他一起戴,用手表的宽表带遮住,或是混杂在一堆亮晶晶的链子里。有的时候高个子的家伙不戴,不过他知道那条链子会隐藏在那个人工装裤大大的裤袋里,有的时候是在外套内面的口袋里。
     “陈信宏,装在裤袋里演唱会跳的时候不会很坠吗?”他把手伸进陈信宏的裤子口袋,让链子发出哗哗的声响。
     “因为要让龙一直喜欢我啊。”嘴角上扬,露出一个得意的笑,陈信宏把温尚翊的手从口袋里掏出来往上挪,“来,哥哥给你看个宝贝(๑´ω`๑)”
     ……
     你问再后来喔……再后来高个子的人开了潮牌店,设计了无数的手链、手环,一点一点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送给他。终于在又一次手伸向他的时候,他低下头,转着手上的戒指,“你知道我现在除了演唱会都不戴了的。”
     把链子递过来的手颤抖了一下,还是坚持着伸向他,“因为一直要做龙喜欢的人啊。”声音顿了顿,几不可闻,“龙不喜欢我了我就把亮晶晶的东西自己送过来啦。”

End

星爸爸的五月天嘿五月天~

Sorry我很抱歉:

陈总裁其实写过很多不可描述的歌词?


比如说路人粉都能随口说出的就让我吻你吻你吻你直到天明就让我穿过你的外衣然后你的内衣;比如说官方认证过的十八岁的第一口啤酒火箭发射轰隆隆隆(哈哈哈哈哈哈)和你是巨大的海洋我是雨下在你身上;比如说永远在“这特么是我脑洞太大”和“明明就真的很不可描述啊”之间飘移的走入了你的森林聆听着你的呼吸,还有最深爱时你曾说过我们就是童话;比如说所有以上里面我最喜欢的一句你不该猜测应该享受(有种迷幻版打回原形的FU)。


2001的能不能不要说到2003的雌雄同体,他的戏其实一直都蛮足的(大误)。我很难说艺术来源于生活到底有准确的百分之多少,你知道一方面 没有真正经历过你就很难凭空产生共情,但是另一方面越是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其实越容易脑洞大开而不会被你的经验、逻辑所产生的惯性而限制(大概就是单身狗作者写H的套路吧……)。


所以现在回头看看十多年前, 他的歌词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内容的,不能说是好或者不好,而是类似于某种“ 年少轻狂”的特质。不是说现在这种状态就更成熟或者更商业气,但是的确这十多年来他们已经确定走上了“ 励志”这一挂的画风,加上年龄和阅历的必然影响,无论如何是绝对不可能再看到蓝色三部曲时期占主流的那一类作品了。


作为一个纯粹的旁观者,到今天正好处于00年左右那个时期的他们的年龄,再回头去看那些我从中学开始已经听过无数遍的歌,我才能说我稍微产生了那么一些跟“粉丝”或者“欣赏”无关的纯粹的共情。他们的粉丝一向都不是同龄人,况且在普遍最愿意追星的年龄他们尚未成名,所以那时候的很多故事,能在当下就领会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幸运的赶上时间的人,剩下的,也就是感叹兽妈的事情,在网上义正言辞强调“不要把说他胖当有趣他会难过”的心疼之类。他们当然早就已经百毒不侵,只是无论是我们还是他们,都因为时间而错过了去参与那个最好的“共情”的部分,只能说是……遗憾吧。


记得以前看到过一个评论,大概是“摇滚总是与酗酒暴力和滥交捆绑销售,但是看着阿信的脸你根本很难想象他会有性生活”。哈哈……这个说法其实很简单粗暴但是精准啊。就好像他出天堂影像书的时候有那么多粉丝跳出来大骂搭戏的女模特仅仅是因为他写了一篇描述情侣间小情趣的短文(清水到根本开不出脑洞的那一种)。


于是又回到上面那个“靠想象”的二选一问题了嘛。


我其实一向不觉得他是那种很多粉丝甚至是官方所标榜的为了艺术奉献一切的人,也许是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无趣的逻辑至上的纯理工行业的人的缘故,我觉得他的作品算得上有趣,但是绝对不是什么大师或者隽永这一票的(说真的后者我这种粗人反而欣赏不来,所以这个评价反而算是褒义?)。他在我的角度看更像是一个艺术性比较强的普通人,这也是他为什么会比其他团员更多一些Nerd性质的可爱,却又不像“过于艺术”而显得不可理喻的那种形象一样脱离现实生活。


比如说他关注的那些公认的大师他周游世界拍的照片,他以前上康熙说遇到喜欢的名作也不会买来收藏啊在网上看看就好了嘛,他画的实在是算不上多么“艺术性”的画,他大概更像是一个爱好者,一个有天赋的、勤奋而且成功的、关注社会议题又兴趣和技能点都广泛的艺术爱好者,我不觉得他在团聚的节日创作或者独自出游找寻灵感是完全出于对艺术的追求,而更像是基于现实的最佳选项。


前年底老大结婚的时候,我发文说还是但愿能有人陪他继续往下走。但是你知道大多数事情一向是很矛盾的,过于泛泛而谈的文字和音乐很难引发长久的共鸣,极端的悲喜或者强烈的孤独才是让艺术作品有张力的源泉。大概创作和安逸生活之间的关系,就像是Fanfan里面那种为了防止爱情消失而宁愿“永远追求,永远不和她发生关系”一样吧。


说到底,这其实是个烦人的伪命题啊。就像我永远在“虽然已经不再担心 淹死在浴缸里这一挂但是独自生活久了还是会渴望别的体温啊”和“我天孤独患者和人打交道太累了还是让我一个人到死吧”之间摇摆不定一样,大概陈总裁,偶尔也会有类似的困扰吧。

二模考得不错嘤~明天要抢票啦吼吼吼吼吼~感谢高考的学长学姐们让抢票时间延后!

明天就一模了吖……偏偏今天心情好差一点都不想复习……看到怪兽哥就马上开心了呢~怪兽哥~快来拯救我❤️

情人节过去不久,总裁还在秀恩爱,糖甜得不要不要的,然而,总裁你家鞋什么时候补货?